一指禅--子悟 发表于 2012-12-14 10:57:39

黄帝内经--素问11

经络论篇第五十七
   黄帝问曰:夫络脉之见也,其五色各异,青黄赤白黑不同,其故何也?
   岐伯对曰:经有常色,而络无常变也。
   帝曰:经之常色何如?岐伯曰:心赤、肺白、肝青、脾黄、肾黑,皆亦应其经脉之色也。
   帝曰:络之阴阳,亦应其经乎?
   岐伯曰:阴络之色应其经,阳络之色变无常,随四时而行也。
   寒多则凝泣,凝泣则青黑;热多则淖泽,淖泽则黄赤。此皆常色,谓之无病。五色具见者,谓之寒热。帝曰:善。


  气穴论篇第五十八
   黄帝问曰:余闻气穴三百六十五以应一岁,未知其所,愿卒闻之。
   岐伯稽首再拜对曰:窘乎哉问也?其非精帝,孰能穷其道焉,因请溢意尽言其处。
   帝捧手逡巡而却曰:夫子之开余道也,目未见其处,耳未闻其数,而目已明,耳以聪矣。
   岐伯曰:此所谓精人易语,良马易御也。
   帝曰:余非精人之易语也,世言真数开人意,今余所访问者真数,发蒙解惑,未足以论也。然余愿闻夫子溢志尽言其处,令解其意,请藏之金匮,不敢复出。
   岐伯再拜而起曰:臣请言之,背与心相控而痛,所治天突与十椎及上纪。上纪者胃脘也,下纪者关元也。
   背胸邪系阴阳左右如此,其病前后痛涩,胸胁痛而不得息,不得卧、上气、短气、偏痛、脉满起,斜出尻脉,络胸胁,支心贯膈,上肩加天突,斜下肩,交十椎下。
   脏俞五十穴。

腑俞七十二穴
   热俞五十九穴
   水俞五十七穴
   头上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穴。
   中_两傍各五,凡十穴。
   大椎上两傍各一,凡二穴。
   目瞳子浮白二穴。
   两髀厌分中二穴。
   犊鼻二穴。
   耳中多所闻二穴。
   眉本二穴。
   完骨二穴。
   顶中央一穴。
   枕骨二穴。
   上关二穴。
   大迎二穴。
   下关二穴。
   天柱二穴。
   巨虚上下廉四穴。
   曲牙二穴。
   天突一穴。
   天府二穴。
   天牖二穴。
扶突二穴。
   天窗二穴。
   肩解二穴。
   关元一穴。
   委阳二穴。
   肩贞二穴。
   喑门一穴。
   齐一穴。
   胸俞十二穴。
   背俞二穴。
   膺俞十二穴。
   分肉二穴。
   踝上横二穴。
   阴阳蹻四穴。
   水俞在诸分,热俞在气穴,寒热俞在两骸厌中二穴。
   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
凡三百六十五穴,针之所由行也。
   帝曰:余已知气穴之处,游针之居,愿闻孙络溪谷,亦有所应乎?
   岐伯曰:孙络三百六十五穴会,亦以应一岁,以溢奇邪,以通荣卫。荣卫稽留,卫散荣溢,气竭血着。外为发热,内为少气。疾泻无怠,以通荣卫,见而泻之,无问所会。
   帝曰:善。愿闻溪谷之会也。
   岐伯曰:肉之大会为谷,肉之小会为溪,肉分之间,溪谷之会。以行荣卫,以会大气。邪盛气壅,脉热肉败,荣卫不行,必将为脓,内销骨髓,外破大腘。留于节凑,必将为败。积寒留舍,荣卫不居,卷肉缩筋,肋肘不得伸。内为骨痹,外为不仁,命曰不足,大寒留于溪谷也。溪谷三百六十五穴会。亦应一岁。其小痹淫溢,循脉往来,微针所及,与法相同。
   帝乃避左右而起,再拜曰:今日发蒙解惑,藏之金匮,不敢复出。乃藏之金兰之室,署曰气穴所在。岐伯曰:孙络之脉别经者,其血盛而当泻者,亦三百六十五脉,并注于络,传注十二络脉,非独十四络脉也,内解泻于中者十脉。


  气府论篇第五十九
   足太阳脉气所发者,七十八穴。
   两眉头各一。
   入发至项三寸半傍五,相去三寸。

其浮气在皮中者,凡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
   项中大筋两旁,各一。
   风府两旁,各一。
   侠背以下至尻尾二十一节,十五间各一,五脏之俞各五,六腑之俞各六。
   委中以下至足小趾旁,各六俞。
   足少阳脉气所发者,六十二穴,两角上各二。
   直目上发际内各五。
   耳前角上各一。
   耳前角下各一。
   锐发下,各一。
   客主人,各一。
   耳后陷中,各一。
   下关各一。
   耳下牙车之后,各一。
   缺盆各一。
   掖下三寸,胁下至胠,八间各一。
   髀枢中傍,各一。
   膝以下至足小趾次趾各六俞。
   足阳明脉气血所发者,六十八穴,额颅发际旁各三。
   面鼽骨空各一。
   大迎之骨空各一。
   人迎各一。
   缺盆外骨空各一。
  膺中骨间各一。
   侠鸠尾之外,当乳下三寸,侠胃脘各五。
   侠脐广三寸,各三。
   下齐二寸,侠之各三。
   气街动脉各一。
   伏兔上各一。
   三里以下至足中趾各八俞,分之所在穴空。
   手太阳脉气所发者,三十六穴,目内眦各一。
   目外各一。
   鼽骨下各一。
   耳郭上各一。
   耳中各一。
   巨骨穴各一。
   曲掖上骨穴各一。
   柱骨上陷者各一。
   上天窗四寸,各一。
   肩解各一。
   肩解下三寸,各一。
   肘以下至手小指本各六俞。
   手阳明脉气所发者,二十二穴。鼻空外廉项上,各二。
   大迎骨空各一。
   柱骨之会各一。
   ?骨之会各一。
  肘以下至手大指次指本各六俞。
   手少阳脉气所发者三十二穴,鼽骨下各一。
   眉后各一。
   角上各一。
   下完骨后各一。
   项中足太阳之前各一。
   侠扶突各一。
   肩贞各一。
   肩贞下三寸分间各一。
   肘以下至手小指次指本各六俞。
   督脉气所发者,二十八穴。
   项中央二。
   发际后中八。
   面中三。
   大椎以下至尻尾及旁十五穴。
   至_下凡二十一节脊椎法也。
   任脉之气所发者,二十八穴,喉中央二。
   膺中骨陷中各一。
   鸠尾下三寸,胃脘五寸,胃脘以下至横骨六寸半一,腹脉法也。
   下阴别一。
   目下各一。
   下唇一。
   断交一。
冲脉气所发者,二十二穴。侠鸠尾外各半寸,至齐寸一。
   侠齐下旁各五分,至横骨寸一,腹脉法也。
   足少阴舌下。
   厥阴毛中急脉各一。
   手少阴各一。
   阴阳蹻各一。
   手足诸鱼际脉气所发者。
   凡三百六十五穴也。


  骨空论篇第六十
   黄帝问曰:余闻风者,百病之始也。以针治之奈何?
   岐伯对曰:风从外入,令人振寒汗出,头痛、身重、恶寒。治在风府,调其阴阳,不足则补,有余则泻。
   大风颈项痛,刺风府,风府在上椎。
   大风汗出,灸_嘻,_嘻在背下侠脊傍三寸所,压之令病人呼_嘻,_嘻应手。
   从风憎风,刺眉头。
   失枕在肩,上横骨间。
   折使榆臂齐肘正灸脊中。
   _络季胁引少腹而痛胀,刺_嘻。
   腰痛不可以转摇,急引阴卵,刺八?与痛上,八?在腰尻分间。
   鼠?寒热,还刺寒府。寒府在附膝外解营。取膝上外者,使之拜;取足心者,使之跪。
   任脉者,起于中极之下,以上毛际,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喉,上颐循面入目。
   冲脉者,起于气街,并少阴之经,侠脐上行,至胸中而散。
   任脉为病,男子内结七疝,女子带下瘕聚。

冲脉气所发者,二十二穴。侠鸠尾外各半寸,至齐寸一。
   侠齐下旁各五分,至横骨寸一,腹脉法也。
   足少阴舌下。
   厥阴毛中急脉各一。
   手少阴各一。
   阴阳蹻各一。
   手足诸鱼际脉气所发者。
   凡三百六十五穴也。


  骨空论篇第六十
   黄帝问曰:余闻风者,百病之始也。以针治之奈何?
   岐伯对曰:风从外入,令人振寒汗出,头痛、身重、恶寒。治在风府,调其阴阳,不足则补,有余则泻。
   大风颈项痛,刺风府,风府在上椎。
   大风汗出,灸_嘻,_嘻在背下侠脊傍三寸所,压之令病人呼_嘻,_嘻应手。
   从风憎风,刺眉头。
   失枕在肩,上横骨间。
   折使榆臂齐肘正灸脊中。
   _络季胁引少腹而痛胀,刺_嘻。
   腰痛不可以转摇,急引阴卵,刺八?与痛上,八?在腰尻分间。
   鼠?寒热,还刺寒府。寒府在附膝外解营。取膝上外者,使之拜;取足心者,使之跪。
   任脉者,起于中极之下,以上毛际,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喉,上颐循面入目。
   冲脉者,起于气街,并少阴之经,侠脐上行,至胸中而散。
   任脉为病,男子内结七疝,女子带下瘕聚。

冲脉气所发者,二十二穴。侠鸠尾外各半寸,至齐寸一。
   侠齐下旁各五分,至横骨寸一,腹脉法也。
   足少阴舌下。
   厥阴毛中急脉各一。
   手少阴各一。
   阴阳蹻各一。
   手足诸鱼际脉气所发者。
   凡三百六十五穴也。


  骨空论篇第六十
   黄帝问曰:余闻风者,百病之始也。以针治之奈何?
   岐伯对曰:风从外入,令人振寒汗出,头痛、身重、恶寒。治在风府,调其阴阳,不足则补,有余则泻。
   大风颈项痛,刺风府,风府在上椎。
   大风汗出,灸_嘻,_嘻在背下侠脊傍三寸所,压之令病人呼_嘻,_嘻应手。
   从风憎风,刺眉头。
   失枕在肩,上横骨间。
   折使榆臂齐肘正灸脊中。
   _络季胁引少腹而痛胀,刺_嘻。
   腰痛不可以转摇,急引阴卵,刺八?与痛上,八?在腰尻分间。
   鼠?寒热,还刺寒府。寒府在附膝外解营。取膝上外者,使之拜;取足心者,使之跪。
   任脉者,起于中极之下,以上毛际,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喉,上颐循面入目。
   冲脉者,起于气街,并少阴之经,侠脐上行,至胸中而散。
   任脉为病,男子内结七疝,女子带下瘕聚。

冲脉为病,逆气里急。
   督脉为病,脊强反折。
   督脉者,起于少腹以下骨中央。女子入系廷孔,其孔溺孔之端也。其络循阴器,合篡间,绕篡后,别绕臀,至少阴与巨阳中络者合,少阴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
   与太阳起于目内眦,上额交巅,上入络脑,还出别下项,循肩髆内。侠脊抵腰中,入循膂络肾。
   其男子循茎下至篡,与女子等,其少腹直上者,贯脐中央,上贯心,入喉上颐,环唇上系两目之下中央。
   此生病,从少腹上冲心而痛,不得前后,为冲疝,其女子不孕,癃痔、遗溺、溢干;督脉生病治督脉,治在骨上,甚者在脐下营。
   其上气有音者,治其喉中央,在缺盆中者。
   其病上冲喉者,治其渐,渐者,上侠颐也。
   蹇膝伸不屈,治其楗;坐而膝痛,治其机;立而暑解治其骸关;膝痛,痛及姆指,治其腘;坐而膝痛如物隐者,治其关;膝痛不可屈伸,治其背内;连_若折,活阳明中俞?。若别治巨阳少阴荥,淫泺胫酸不能久立,治少阳之维,在外上五寸。
   辅骨上横骨下为为楗,侠髋为机,膝解为骸关,侠膝之骨为连骸,骸下为辅,辅上为腘,腘上为关,头横骨为枕。
   水俞五十七穴,尻上五行,行五,伏菟上两行,行五,左右各一行,行五,踝上各一行,行六穴。
   髓空:在脑后三分,在颅际锐骨之下,一在龈基下;一在项后中复骨下;一在脊骨上空,在风府上。脊骨下空,在尻骨下空;数髓空,在面侠鼻;或骨空在口下,当两肩。两髆肩空,在髆中之阳。臂骨空,在臂阳去踝四寸两骨空门间。股骨上空,在股阳出上膝四寸。_骨空,在辅骨之上端。股际骨空,在毛中动下。尻骨空,在髀骨之后,相去四寸。扁骨有渗理凑无髓孔,易髓无空。
   灸寒热之法,先灸项大椎,以年为壮数;次灸橛骨。以年为壮数。
   视背俞陷者灸之,举臂肩上陷者灸之,两季胁之间灸之,外踝上绝骨之端灸之,足小指次指间灸之,_下陷脉灸之,外踝后灸之。
   缺盆骨上切之坚痛如筋者灸之,膺中陷骨间灸之,掌束骨下灸之,脐下关元三寸灸之,毛际动脉灸之,膝下三寸分间灸之,足阳明跗上动脉灸之,巅上一灸之。
   犬所啮之处灸之,三壮,即以犬伤病法灸之。
   凡当灸二十九处。
   伤食灸之,不已者,必视其经之过于阳者,数刺其俞而药之。

 水热穴论篇第六十一
   黄帝问曰:少阴何以主肾,肾何以主水?岐伯对曰:肾者至阴也。至阴者,盛水也,肺者太阴也,少阴者冬脉也。故其本在肾,其末在肺,皆积水也。
   帝曰:肾何以能聚水而生病?岐伯曰:肾者胃之关也。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也。上下溢于皮肤,故为胕肿。胕肿者,聚水而生病也。
   帝曰:诸水皆生于肾乎?岐伯曰:肾者牝藏也,地气上者,属于肾,而生水液也。故曰:至阴勇而劳甚,则肾汗出,肾汗出逢于风,内不得入于脏腑,外不得越于皮肤,客于玄府,行于皮里,传为胕肿,本之于肾,名曰风水。所谓玄府者,汗空也。
   帝曰:水俞五十七处者,是何主也?岐伯曰:肾俞五十七穴,积阴之所聚也,水所从出入也。尻上五行行五者,此肾俞。故水病下为胕肿、大腹,上为喘呼、不得卧者,标本俱病,故肺为喘呼,肾为水肿,肺为逆不得卧,分为相输俱受者,水气之所留也。
   伏菟上各二行,行五者,此肾之街也。三阴之所交结于脚也。踝上各一行,行六者,此肾脉之下行也,名曰太冲。凡五十七穴者,皆脏之阴络,水之所客也。
   帝曰:春取络脉分肉何也?岐伯曰:春者木始治,肝气始生,肝气急,其风疾。经脉常深,其气少,不能深入,故取络脉分肉间。
   帝曰:夏取盛经分腠何也?岐伯曰:夏者火始治,心气始长,脉瘦气弱,阳气留溢,热熏分腠,内至于经。故取盛经分腠,绝肤而病去者,邪居浅也。所谓盛经者,阳脉也。
   帝曰:秋取经俞何也?岐伯曰:秋者金始治,肺将收杀,金将胜火,阳气在合,阴气初胜,湿气及体阴气未盛,未能深入,故取俞以泻阴邪,取合以虚阳邪,阳气始衰,故取于合。
   帝曰:冬取井荥何也?岐伯曰:冬者水始治,肾方闭,阳气衰少,阴气坚盛,巨阳伏沉,阳脉乃去,故取井以下阴逆,取荥以实阳气。故曰:冬取井荥,春不鼽衄。
   帝曰:夫子言治热病五十九俞,余论其意,未能领别其处,愿闻其处,因闻其意。岐伯曰:头上五行行五者,以越诸阳之热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俞,此八者,以泻胸中之热也。气街、三里、巨虚上下廉,此八者,以泻胃中之热也。云门、?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泻四肢之热也。五脏俞傍五,此十者,以泻五脏之热也。凡此五十九穴者,皆热之左右也。
   帝曰:人伤于寒,而传为热,何也?岐伯曰:夫寒盛则生热也。

调经论篇第六十二
   黄帝问曰:余闻刺法言,有余泻之,不足补之,何谓有余,何谓不足?岐伯对曰:有余有五,不足亦有五,常欲何问?帝曰:愿尽闻之。岐伯曰:神有余,有不足;气有余,有不足;血有余,有不足;形有余,有不足;志有余,有不足。凡此十者,其气不等也。
   帝曰:人有精气、津液、四肢、九窍、五脏十六部,三百六十五节,乃生百病,百病之生,皆有虚实。今夫子乃言有余有五,不足亦有五,何以生之乎?
   岐伯曰:皆生于五脏也。夫心藏神,肺藏气,肝藏血,脾藏肉,肾藏志,而此成形。志意通,内连骨髓而成身形五脏。五脏之道,皆出于经隧,以行血气。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是故守经隧焉。
   帝曰:神有余不足何如?岐伯曰:神有余则笑不休,神不足则悲。血气未并,五脏安定,邪客于形,洒淅起于毫毛,未入于经络也。故命曰神之微。
   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神有余则泻其小络之血,出血勿之深斥;无中其大经,神气乃平。神不足者,视其虚络,按而致之,刺而利之,无出其血,无泄其气,以通其经,神气乃平。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按摩勿释,着针勿斥,移气于不足,神气乃得复。
   帝曰:善。(气)有余不足奈何?岐伯曰:气有余则喘咳上气,不足则息利少气。血气未并,五脏安定,皮肤微病,命曰白气微泄。
   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气有余则泻其经隧,无伤其经,无出其血,无泄其气。不足则补其经隧,无出其气。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按摩勿释,出针视之曰,我将深之,适人必革,精气自伏,邪气散乱,无所休息,气泄腠理,真气乃相得。
   帝曰:善。血有余不足奈何?岐伯曰:血有余则怒,不足则恐,血气未并,五脏安定,孙络水溢,则经有留血。
   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血有余则泻其盛经,出其血;不足则视其虚经,内针其脉中,久留而视,脉大疾出其针,无令血泄。
   帝曰:刺留血奈何?岐伯曰:视其血络,刺出其血,无令恶血得入于经,以成其疾。
   帝曰:善。形有余不足奈何?岐伯曰:形有余则腹胀,径溲不利。不足则四肢不用,血气未并,五脏安定。肌肉蠕动,命曰微风。
   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形有余则泻其阳经,不足则补其阳络。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取分肉间,无中其经,无伤其络,卫气得复,邪气乃索。
   帝曰:善。志有余不足奈何?岐伯曰:志有余则腹胀飧泄,不足则厥。血气未并,五脏安定,骨节有动。
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志有余则泻然筋血者,不足则补其复溜。
   帝曰:刺未并奈何?岐伯曰:即取之无中其经,邪所乃能立虚。
   帝曰:善。余已闻虚实之形,不知其何以生?岐伯曰:气血以并,阴阳相倾,气乱于卫,血逆于经,血气离居,一实一虚。血并于阴,气并于阳,故为惊狂。血并于阳,气并于阴,乃为炅中。血并于上,气并于下,心烦惋善怒。血并于下,气并于上,乱而喜忘。
   帝曰:血并于阴,气并于阳,如是血气离居,何者为实?何者为虚?岐伯曰: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是故气之所并为血虚,血之所并为气虚。
   帝曰: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今夫子乃言血并为虚,气并为虚,是无实乎?岐伯曰:有者为实,无者为虚,故气并则无血,血并则无气。今血与气相失,故为虚焉。络之与孙络俱输于经,血与气并则为实焉。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反则生,不反则死。
   帝曰:实者何道从来?虚者何道从去?虚实之要。愿闻其故。岐伯曰:夫阴与阳皆有俞会。阳注于阴,阴满之外,阴阳均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夫邪之生也,或生于阴,或生于阳。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其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阴阳喜怒。
   帝曰:风雨之伤人奈何?岐伯曰:风雨之伤人也,先客于皮肤,传入于孙脉,孙脉满则传入于络脉,络脉满则输于大经脉,血气与邪并,客于分腠之间,其脉坚大,故曰实。实者,外坚充满不可按之,按之则痛。
   帝曰:寒湿之伤人,奈何?岐伯曰:寒湿之中人也,皮肤不收,肌肉坚紧,荣血泣,卫气去,故曰虚。虚者,聂辟气不足,按之则气足以温之,故快然而不痛。
   帝曰:善。阴之生实奈何?岐伯曰:喜怒不节,则阴气上逆,上逆则下虚,下虚则阳气走之。故曰实矣。
   帝曰:阴之生虚奈何?岐伯曰:喜则气下,悲则气消,消则脉虚空。因寒饮食,寒气熏满,则血泣气去,故曰虚矣。
   帝曰:经言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阳盛则外热,阴盛则内寒,余已闻之矣,不知其所由然也。岐伯曰:阳受气于上焦,以温皮肤分肉之间,令寒气在外,则上焦不通,上焦不通,则寒气独留于外,故寒栗。
   帝曰:阴虚生内热奈何?岐伯曰:有所劳倦,形气衰少,谷气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胃气热,热气熏胸中,故内热。
   帝曰:阳盛生外热奈何?岐伯曰:上焦不通利,则皮肤致密,腠理闭塞,玄府不通,卫气不得泄越,故外热。
   帝曰:阴盛生内寒奈何?岐伯曰:厥气上逆,寒气积于胸中而不泻,不泻则温气去寒独留,则血凝泣,凝则脉不通,其脉盛大以涩,故中寒。
   帝曰:阴与阳并,血气以并,病形以成,刺之奈何?岐伯曰:刺此者取之经隧。取血于营,取气于卫。用形哉,因四时多少高下。
   帝曰:血气以并,病形以成,阴阳相倾,补泻奈何?岐伯曰:泻实者,气盛乃内针,针与气俱内,以开其门,如利其户,针与气俱出,精气不伤,邪气乃下,外门不闭,以出其疾,摇大其道,如利其路,是谓大泻,必切而出,大气乃屈。
   帝曰:补虚奈何?岐伯曰:持针勿置,以定其意,候呼内针,气出针入,针空四塞,精无从去,方实而疾针,气入针出,热不能还,闭塞其门,邪气布散,精气乃得存,动气候时,近气不失,远气乃来,是谓追之。
   帝曰:夫子言虚实者有十,生于五脏,五脏五脉耳。夫十二经脉皆生其病,今夫子独言五脏。夫十二经脉者,皆络三百六十五节,节有病必被经脉,经脉之病,皆有虚实,何以合之?岐伯曰:五脏者故得六腑与为表里,经络支节,各生虚实,其病所居,随而谓之。
   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病在气,调之卫;病在肉,调之分肉;病在筋,调之筋;病在骨,调之骨。燔针动刺其下及与急者。病在骨焠针药熨。病不知所痛,两蹻为上。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则缪刺之痛在于左而右脉病者巨刺之。必谨察其九候,针道备矣。


  缪刺论篇第六十三
   黄帝问曰:余闻缪刺,未得其意,何谓缪刺?
   岐伯对曰: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孙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络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经脉,内连五脏,散于肠胃,阴阳俱感,五脏乃伤,此邪之从皮毛而入,极于五脏之次也。如此则治其经焉。今邪客于皮毛,入舍于孙络,留而不去,闭塞不通,不得入于经,流溢于大络,而生奇病也。夫邪客大络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与经相干,而布于四末,其气无常处,不入于经俞,命曰缪刺。
   帝曰:愿闻缪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奈何?其与巨刺何以别之?岐伯曰:邪客于经,左盛则右病,右盛则左病,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脉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其经,非络脉也。故络病者,其痛与经脉缪处,故命曰缪刺。
   帝曰:愿闻缪刺奈何?取之何如?岐伯曰:邪客于足少阴之络,令人卒心痛、暴胀、胸胁肢满、无积者,刺然骨之前出血,如食顷而已,不已左取右,右取左。病新发者,取五日已。
   邪客于手少阳之络,令人喉痹,舌倦口干,心烦,臂外廉痛,手不及头,刺手中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痏,壮者立已,老者有顷已,左取右,右取左,此新病数日已。
   邪客于足厥阴之络,令人卒疝暴痛。刺足大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男子立已,女子有顷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于足太阳之络,令人头项肩痛。刺足小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踝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顷已。

邪客于手阳明之络,令人气满胸中,喘息而肢胠,胸中热。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顷已。
   邪客于臂掌之间,不可得屈。刺其踝后,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为数,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
   邪客于足阳蹻之脉,令人目痛,从内眦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里顷而已。
   人有所堕坠,恶血留内,腹中满胀,不得前后。先饮利药,此上伤厥阴之脉,下伤少阴之络。刺足内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脉出血,刺足跗上动脉。不已,刺三毛上各一痏,见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善悲惊不乐,刺如右方。
   邪客于手阳明之络,令人耳聋,时不闻音。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痏,立闻。不已,刺中指爪甲上与肉交者,立闻。其不时闻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风者,亦刺之如此数,左刺右,右刺左。
   凡痹往来,行无常处者,在分肉间痛而刺之,以月死生为数,用针者,随气盛衰,以为痏数,针过其日数则脱气,不及日数则气不泻,左刺右,右刺左,病已止,不已复刺之如法,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渐多之,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渐少之。
   邪客于足阳明之经,令人鼽衄,上齿寒。刺足中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少阳之络,令人胁痛,不得息,咳而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咳者温衣饮食,一日已。左刺右,右刺左,病立已,不已,覆刺如法。
   邪客于足少阴之络,令人嗌痛,不可内食,无故善怒,气上走贲上。刺足下中央之脉,各三痏,凡六刺,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嗌中肿,不能内唾,时不能出唾者,刺然骨之前,出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太阴之络,令人腰痛,引少腹控眇,不可以抑息,刺腰尻之解,两胛之上,是腰俞,以月死生为痏数,发针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邪客于足太阳之络,令人拘挛、背急、引胁而痛,刺之从项始,数脊椎侠脊,按疾之应手如痛,刺之傍三痏,立已。
   邪客于足少阳之络,令人留于枢中痛,髀不可举,刺枢中,以毫针,寒则久留。针以月死生为数,立已。
   治诸经刺之,所过者不病,则缪刺之。
   耳聋、刺手阳明,不已,刺其通脉,出耳前者。
   齿龋,刺手阳明。不已,刺其脉,入齿中,立已。
   邪客于五脏之间,其病也,脉引而痛,时来时止,视其病缪刺之于手足爪甲上,视其脉,出其血,间日一刺,一刺不已,五刺已。
缪传引上齿,齿唇寒痛,视其手背脉血者,去之,足阳明中指爪甲上一痏,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于手足少阴太阴足阳明之络,此五络皆会于耳中,上络左角,五络俱竭,令人身脉皆动,而形无知也,其状若尸,或曰尸厥。
   刺其足大指内侧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后刺足心,后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痏,后刺手大指内侧,去端如韭叶,后刺手心主,少阴锐骨之端,各一痏,立已。不已,以竹管吹其两耳,鬄其左角之发,方一寸燔治,饮以美酒一杯,不能饮者,灌之,立已。
   凡刺之数,无视其经脉,切而从之,审其虚实而调之。不调者,经刺之;有痛而经不病者,缪刺之。因视其皮部有血络者,尽取之,此缪刺之数也。


  四时刺逆从论篇第六十四
   厥阴有余病阴痹;不足病生热痹;滑则病狐疝风;涩则病少腹积气。
   少阴有余皮痹隐轸;不足病肺痹;滑则病肺风疝;涩则病积溲血。
   太阴有余,病肉痹,寒中;不足病脾痹;滑则病脾风疝;涩则病积,心腹时满。
   阳明有余,病脉痹身时热;不足病心痹;滑则病心风疝;涩则病积,时善惊。
   太阳有余病骨痹,身重;不足病肾痹;滑则病肾风疝;涩则病积,善时巅疾。
   少阳有余病筋痹、胁满;不足病肝痹,滑则病肝风疝;涩则病积,时筋急目痛。
   是故春气在经脉,夏气在孙络;长夏气在肌肉,秋气在皮肤,冬气在骨髓中。
   帝曰:余愿闻其故。岐伯曰:春者天气始开,地气始泄,冻解冰释,水行经通,故人气在脉。夏者经满气溢,入孙络受血,皮肤充实。长夏者,经络皆盛,内溢肌中。秋者天气始收,腠理闭塞,皮肤引急。冬者,盖藏血气在中。内着骨髓,通于五脏。是故邪气者,常随四时之气血而入客也。至其变化,不可为度,然必从其经气,辟除其邪,除其邪则乱气不生。
   帝曰:逆四时而生乱气奈何?岐伯曰:春刺络脉,血气外溢,令人少气;春刺肌肉,血气环逆,令人上气;春刺筋骨,血气内着,令人腹胀。
   夏刺经脉,血气乃竭,令人解_;夏刺肌肉,血气内却,令人善恐;夏刺筋骨,血气上逆,令人善怒。
   秋刺经脉,血气上逆,令人善忘,秋刺络脉,气不外行,令人卧,不欲动;秋刺筋骨,血气内散,令人寒栗。
   冬刺经脉,气血皆脱,令人目不明;冬刺络脉,内气外泄,留为大痹,冬刺肌肉,阳气竭绝,令人善忘。

缪传引上齿,齿唇寒痛,视其手背脉血者,去之,足阳明中指爪甲上一痏,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邪客于手足少阴太阴足阳明之络,此五络皆会于耳中,上络左角,五络俱竭,令人身脉皆动,而形无知也,其状若尸,或曰尸厥。
   刺其足大指内侧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后刺足心,后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痏,后刺手大指内侧,去端如韭叶,后刺手心主,少阴锐骨之端,各一痏,立已。不已,以竹管吹其两耳,鬄其左角之发,方一寸燔治,饮以美酒一杯,不能饮者,灌之,立已。
   凡刺之数,无视其经脉,切而从之,审其虚实而调之。不调者,经刺之;有痛而经不病者,缪刺之。因视其皮部有血络者,尽取之,此缪刺之数也。


  四时刺逆从论篇第六十四
   厥阴有余病阴痹;不足病生热痹;滑则病狐疝风;涩则病少腹积气。
   少阴有余皮痹隐轸;不足病肺痹;滑则病肺风疝;涩则病积溲血。
   太阴有余,病肉痹,寒中;不足病脾痹;滑则病脾风疝;涩则病积,心腹时满。
   阳明有余,病脉痹身时热;不足病心痹;滑则病心风疝;涩则病积,时善惊。
   太阳有余病骨痹,身重;不足病肾痹;滑则病肾风疝;涩则病积,善时巅疾。
   少阳有余病筋痹、胁满;不足病肝痹,滑则病肝风疝;涩则病积,时筋急目痛。
   是故春气在经脉,夏气在孙络;长夏气在肌肉,秋气在皮肤,冬气在骨髓中。
   帝曰:余愿闻其故。岐伯曰:春者天气始开,地气始泄,冻解冰释,水行经通,故人气在脉。夏者经满气溢,入孙络受血,皮肤充实。长夏者,经络皆盛,内溢肌中。秋者天气始收,腠理闭塞,皮肤引急。冬者,盖藏血气在中。内着骨髓,通于五脏。是故邪气者,常随四时之气血而入客也。至其变化,不可为度,然必从其经气,辟除其邪,除其邪则乱气不生。
   帝曰:逆四时而生乱气奈何?岐伯曰:春刺络脉,血气外溢,令人少气;春刺肌肉,血气环逆,令人上气;春刺筋骨,血气内着,令人腹胀。
   夏刺经脉,血气乃竭,令人解_;夏刺肌肉,血气内却,令人善恐;夏刺筋骨,血气上逆,令人善怒。
   秋刺经脉,血气上逆,令人善忘,秋刺络脉,气不外行,令人卧,不欲动;秋刺筋骨,血气内散,令人寒栗。
   冬刺经脉,气血皆脱,令人目不明;冬刺络脉,内气外泄,留为大痹,冬刺肌肉,阳气竭绝,令人善忘。

凡此四时刺者,大逆之病,不可不从也,反之则生乱气相淫病焉。故刺不知四时之经,病之所生,以从为逆,正气内乱,与精相薄,必审九候,正气不乱,精气不转。
   帝曰:善。刺五脏中心一曰死,其动为噫。中肝五日死,其动为语。中肺三日死,其动为咳。中肾六日死,其动为嚏欠。中脾十日死,其动为吞。刺伤人五脏必死,其动则依其藏之所变候,知其死也。


  标本病传论篇第六十五
   黄帝问曰:病有标本,刺有逆从奈何?
   岐伯对曰:凡刺之方,必别阴阳,前后相应,逆从得施,标本相移,故曰有其在标而求之于标,有其在本而求之于本,有其在本而求之于标,有其在标而求之于本。故治有取标而得者,有取本而得者,有逆取而得者,有从取而得者。故知逆与从,正行无问,知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是谓妄行。
   夫阴阳逆从,标本之为道也,小而大,言一而知百病之害,少而多,浅而博,可以言一而知百也。以浅而知深,察近而知远,言标与本,易而勿及。
   治反为逆,治得为从。
   先病而后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后病者,治其本。
   先寒而后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后生寒者,治其本。
   先热而后生病者,治其本;先热而后生中满者,治其标。
   先病而后泄者,治其本;先泄而后生他病者,治其本。必先调之,乃治其它病。
   先病而后先中满者,治其标;先中满而后烦心者,治其本。
   人有客气有同气。

   小大不利,治其标;小大利,治其本。

病发而有余,本而标之,先治其本,后治其标。病发而不足,标而本之,先治其标,后治其本。
   谨察间甚,以意调之;间者并行,甚者独行,先以小大不利而后生病者,治其本。
   夫病传者心病,先心痛,一日而咳,三日胁肢痛,五日闭塞不通,身痛体重,三日不已死。冬夜半,夏日中。
   肺病喘咳,三日而胁肢满痛,一日身重体痛,五日而胀,十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日出。
   肝病头目眩胁肢满,三日体重身痛,五日而胀,三日腰脊少腹痛胫酸,三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早食。
   脾病身痛体重,一日而胀,二日少腹腰脊痛,胫酸,三日背_筋痛,小便闭,十日不已死。冬入定,夏晏食。
   肾病少腹腰脊痛、浊酸,三日背_筋痛,小便闭,三日腹胀,三日两胁肢痛,三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晏晡。
   胃病胀满,五日少腹腰脊痛、_酸,三日背_筋痛,小便闭,五日身体重,六日不已死。冬夜半后,夏日眣。
   膀胱病,小便闭,五日少腹胀,腰脊痛,_酸,一日腹胀,一日身体痛,二日不已死。冬鸡鸣,夏下晡。
   诸病以次是相传,如是者,皆有死期,不可刺。间一脏止及至三四脏者,乃可刺也。


  天元纪大论篇第六十六
   黄帝问曰: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忧恐。论言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余已知之矣。愿闻其与三阴三阳之候奈何合之?
   鬼臾区稽首再拜对曰:昭乎哉问也。夫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

故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阴阳不测谓之神;神用无方,谓之圣。
   夫变化之为用也,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
   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天为寒,在地为水。故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
   然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金木者,生长之终始也。气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损益彰矣。
   帝曰:愿闻五运之主时也如何?鬼臾区曰:五气运行,各终期日,非独主时也。
   帝曰:请问其所谓也。鬼臾区曰:臣稽考太始天元册文曰:太虚廖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总统坤元,九星悬朗,七曜周旋。曰阴曰阳,曰柔曰刚,幽显既位,寒暑弛张,生生化化,品物咸章,臣斯十世,此之谓也。
   帝曰:善。何谓气有多少,形有盛衰?鬼臾区曰:阴阳之气,各有多少,故曰三阴三阳也。形有盛衰,谓五行之治,各有太过不及也。故其始也,有余而往,不足随之;不足而往,有余从之。知迎知随,气可与期。应天为天符,承岁为岁直,三合为治。
   帝曰:上下相召奈何?鬼臾区曰:寒暑燥湿风火,天之阴阳也,三阴三阳上奉之。木火土金水,地之阴阳也,生长化收藏下应之。
   天以阳生阴长,地以阳杀阴藏。
   天有阴阳,地亦有阴阳。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阴阳也,生长化收藏,故阳中有阴,阴中有阳。所以欲知天地之阴阳者,应天之气,动而不息,故五岁而右迁;应地之气,静而守位,故六期而环会。动静相召,上下相临,阴阳相错,而变由生也。
   帝曰:上下周纪,其有数乎?鬼臾区曰:天以六为节,地以五为制。周天气者,六期为一备;终地纪者,五岁为一周。君火以明,相火以位。五六相合,而七百二十气为一纪,凡三十岁,千四百四十气,凡六十岁,而为一周,不及太过,斯皆见矣。
   帝曰:夫子之言,上终天气,下毕地纪,可谓悉矣。余愿闻而藏之,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昭著,上下和亲,德泽下流,子孙无忧,传之后世,无有终时,可得闻乎?
   鬼臾区曰:至数之机,迫迮以微,其来可见,其往可追,敬之者昌,慢之者亡,无道行弘,必得天殃。谨奉天道,请言真要。
帝曰:善言始者,必会于终,善言近者,必知其远,是则至数极而道不惑,所谓明矣。愿夫子推而次之,令有条理,简而不匮,久而不绝,易用难忘,为之纲纪。至数之要,愿尽闻之。
   鬼臾区曰:昭乎哉问?明乎哉道!如鼓之应桴,响之应声也。臣闻之,甲乙之岁,土运统之;乙庚之岁,金运统之;丙辛之岁,水运统之;丁壬之岁,木运统之;戊癸之岁,火运统之。
   帝曰:其于三阴三阳合之奈何?鬼臾区曰:子午之岁,上见少阴;丑未之岁,上见太阴;寅申之岁,上见少阳;卯酉之岁,上见阳明;辰戊之岁,上见太阳;已亥之岁,上见厥阴。少阴所谓标也,厥阴所谓终也。
   厥阴之上,风气主之;少阴之上,热气主之;太阴之上,湿气主之;少阳之上,相火主之;阳明之上,燥气主之;太阳之上,寒气主之。所谓本也,是谓六元。
   帝曰:光乎哉道,明乎哉论!请着之玉版、藏之金匮,署曰天元纪。


  五运行大论篇第六十七
   黄帝坐明堂,始正天纲,临观八极,考建五常。
   请天师而问之曰:论言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阴阳之升降,寒暑彰其兆。
   余闻五运之数于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气之各主岁尔,首甲定运,余因论之。鬼臾区曰:土主甲己,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丁壬,火主戊癸。子午之上,少阴主之;丑未之上,太阴主之,寅申之上,少阳主之;卯酉之上,阳明主之;辰戌之上,太阳主之;已亥之上,厥阴主之。不合阴阳,其故何也?
   岐伯曰:是明道也,此天地之阴阳也。
   夫数之可数者,人中之阴阳也。然所合,数之可得者也。夫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白,数之可千,推之可万,天地阴阳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

帝曰:愿闻其所始也。岐伯曰:昭乎哉!问也。臣览太始天元册文,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_天之气,经于心尾己分;苍天之气,经于危室柳鬼;素天之气,经于亢氐昂毕;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娄胃;所谓戊己分者,奎璧角轸,则天地之门户也。
   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
   帝曰:善。论言天地者,万物之上下;左右者,阴阳之道路;未知其所谓也?
   岐伯曰:所谓上下者,岁上下见阴阳之所在也。左右者,诸上见厥阴,左少阴,右太阳;见少阴,左太阴,右厥阴;见太阴,左少阳,右少阴;见少阳,左阳明,右太阴;见阳明,左太阳,右少阳;见太阳,左厥阴,右阳明;所谓面北而命其位,言其见也。
   帝曰:何谓下?岐伯曰:厥阴在上,则少阳在下,左阳明,右太阴;少阴在上,则阳明在下,左太阳,右少阳;太阴在上,则太阳在下,左厥阴,右阳明;少阳在上,则厥阴在下,左少阴,右太阳;阳明在上,则少阴在下,左太阴,右厥阴;太阳在上,则太阴在下,左少阳,右少阴;所谓面南而命其位,言其见也。
   上下相遘,寒暑相临,气相得则和,不相得则病。
   帝曰:气相得而病者,何也?岐伯曰:以下临上,不当位也。
   帝曰:动静何如?岐伯曰:上者右行,下者左行,左右周天,余而覆会也。
   帝曰:余闻鬼臾区曰:应地者静,今夫子乃言下者左行,不知其所谓也?愿闻何以生之乎?
   岐伯曰:天地动静,五行迁复,虽鬼臾区其上候而已,犹不能遍明。
   夫变化之用,天垂象,地成形,七曜纬虚,五行丽地;地者,所以载生成之形类也。虚者,所以列应天之精气也。形精之动,犹根本之与枝叶也,仰观其象,虽远可知也。
   帝曰:地之为下否乎?岐伯曰:地为人之下,太虚之中者也。
   帝曰:凭乎?岐伯曰:大气举之也。
   燥以干之,暑以蒸之,风以动之,湿以润之,寒以坚之,火以温之。
故风寒在下,燥热在上,湿气在中,火游行其间,寒暑六入,故令虚而生化也。
   故燥胜则地干,暑胜则地热,风胜则地动,湿胜则地泥,寒胜则地裂,火胜则地固矣。
   帝曰:天地之气,何以候之?岐伯曰:天地之气,胜复之作,不形于诊也。脉法曰:天地之变,无以脉诊,此之谓也。
   帝曰:间气何如?岐伯曰:随气所在,期于左右。
   帝曰:期之奈何?岐伯曰:从其气则和,违其气则病。
   不当其位者病,迭移其位者病,失守其位者危,尺寸白者死,阴阳交者死。先立其年,以知其气,左右应见,然后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顺。
   帝曰:寒暑燥湿风火,在人合之奈何?其于万物何以生化?
   岐伯曰: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
   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化生气。
   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气为柔,在脏为肝。
   其性为喧,其德为和,其用为动,其色为苍,其化为荣,其虫毛,其政为散,其令宣发,其变摧拉,其眚为陨,其味为酸,其志为怒。
   怒伤肝,悲胜怒,风伤肝,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
   其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气为息,在脏为心。
   其性为暑,其德为湿,其用为燥,其色为赤,其化为茂,其虫羽,其政为明,其令郁蒸,其变炎烁,其眚燔?,其味为苦,其志为喜。
   喜伤心,恐胜喜;热伤气,寒胜热;苦伤气,咸胜苦。
   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
   其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体为肉,在气为充,在脏为脾。
   其性静兼,其德为濡,其用为化,其色为黄,其化为盈,其虫?,其政为谧,其令云雨,其变动注,其眚淫溃,其味为甘,其志为思。
  思伤脾,怒胜思;湿伤肉,风胜湿;甘伤脾,酸胜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
   其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体为皮毛,在气为成,在脏为肺。
   其性为凉,其德为清,其用为固,其色为白,其化为敛,其虫介,其政为劲,其令雾露,其变肃杀,其眚苍落,其味为辛,其志为忧。
   忧伤肺,喜胜忧;热伤皮毛,寒胜热;辛伤皮毛,苦胜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
   其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气为坚,在脏为肾。
   其性为凛,其德为寒,其用为(阙一字),其色为黑,其化为肃,其虫鳞,其政为静,其令(阙二字),其变凝冽,其眚冰雹,其味为咸,其志为恐。
   恐伤肾,思胜恐;寒伤血,燥胜寒;咸伤血,甘胜咸。
   五气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
   帝曰:病生之变何如?岐伯曰:气相得则微,不相得则甚。
   帝曰:主岁何如?岐伯曰: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己所胜,轻而侮之。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于畏也。帝曰:善。


  六微旨大论篇第六十八

黄帝问曰:呜呼,远哉!天之道也,如迎浮云,若视深渊尚可测,迎浮云莫知其极。夫子数言谨奉天道,余闻而藏之,心私异之,不知其所谓也?愿夫子溢志尽言其事,令终不灭,久而不绝,天之道,可得闻乎?
   岐伯稽首再拜对曰:明乎哉问!天之道也,此因天之序,盛衰之时也。
   帝曰:愿闻天道六六之节,盛衰何也?
   岐伯曰:上下有位,左右有纪。故少阳之右,阳明治之;阳明之右,太阳治之;太阳之右,厥阴治之;厥阴之右,少阴治之;少阴之右,太阴治之;太阴之右,少阳治之;此所谓气之标,盖南面而待也。故曰:因天之序,盛衰之时,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此之谓也。
   少阳之上,火气治之,中见厥阴。
   阳明之上,燥气治之,中见太阴。
   太阳之上,寒气治之,中见少阴。
   厥阴之上,风气治之,中见少阳。
   少阴之上,热气治之,中见太阳。
   太阴之上,湿气治之,中见阳明。
   本标不同,气应异象。
   帝曰:其有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太过,何也?
   岐伯曰:至而至者和;至而不至,来气不及也;未至而至,来气有余也。
   帝曰:至而不至,未至而至,如何?岐伯曰:应则顺,否则逆,逆则变生,变则病。
   帝曰:善。请言其应。岐伯曰:物生其应也,气脉其应也。
   帝曰:善。愿闻地理之应六节,气位,何如?岐伯曰:显明之右,君火之位也。君火之右,退行一步,相火治之,复行一步,土气治之。复行一步,金气治之。复行一步,水气治之。复行一步,木气治之。复行一步,君火治之。
   相火之下,水气承之;水位之下,土气承之;土位之下,风气承之;风位之下,金气承之;金位之下,火气承之;君火之下,阴情承之。
   帝曰:何也?岐伯曰:亢则害,承乃制。制则生化,外列盛衰;害则败乱,生化大病。
   帝曰:盛衰何如?岐伯曰: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邪则变甚,正则微。
   帝曰:何谓当位?岐伯曰:木运临卯,火运临午,土运临四季,金运临酉,水运临子,所谓岁会,气之平也。帝曰:非位何如?岐伯曰:岁不与会也。
帝曰:土运之岁,上见太阴;火运之岁,上见少阳,少阴;金运之岁,上见阳明;木运之岁,上见厥阴;水运之岁,上见太阳;奈何?岐伯曰:天之与会也,故天元册曰天符。
   天符岁会何如?岐伯曰:太一天符之会也。
   帝曰:其贵贱何如?岐伯曰:天符为执法,岁位为行令,太一天符为贵人。
   帝曰:邪之中也奈何?岐伯曰:中执法者,其病速而危;中行令者,其病徐而持;中贵人者,其病暴而死。
   帝曰:位之易也,何如?岐伯曰:君位臣则顺,臣位君则逆。逆则其病近,其害速;顺则其病远,其害微;所谓二火也。
   帝曰:善。愿闻其步何如?岐伯曰:所谓步者,六十度而有奇。故二十四步积盈百刻而成曰也。
   帝曰:六气应五行之变何如?岐伯曰:位有终始,气有初中,上下不同,求之亦异也。
   帝曰:求之奈何?岐伯曰:天气始于甲,地气始于子,子甲相合,命日岁立,谨候其时,气可与期。
   帝曰:愿闻其岁六气,始终早晏何如?岐伯曰:明乎哉问也。甲子之岁,初之气,天数始于水下一刻,终于八十七刻半。二之气,始于八十七刻六分,终于七十五刻。三之气,始于七十六刻,终于六十二刻半。四之气,始于六十二刻六分,终于五十刻。五之气,始于五十一刻,终于三十七刻半。六之气,始于三十七刻六分,终于二十五刻。所谓初六天之数也。
   乙丑岁,初之气,天数始于二十六刻,终于一十二刻半。二之气,始于一十二刻六分,终于水下百刻。三之气,始于一刻,终于八十七刻半。四之气,始于八十七刻六分,终于七十五刻。五之气,始于七十六刻,终于六十二刻半。六之气,始于六十二刻六分,终于五十刻。所谓六二天之数也。
   丙寅岁,初之气,天数始于五十一刻,终于三十七刻半。二之气,始于三十七刻六分,终于二十五刻。三之气,始于二十六刻,终于一十二刻半。四之气,始于一十二刻六分,终于水下百刻。五之气,始于一刻,终于八十七刻半。六之气,始于八十七刻六分,终于七十五刻。所谓六三天之数也。
   丁卯岁,初之气,天数始于七十六刻,终于六十二刻半。二之气,始于六十二刻六分,终于五十刻。三之气,始于五十一刻,终于三十七刻半。四之气,始于三十七刻六分,终于二十五刻。五之气,始于二十六刻,终于一十二刻半。六之气,始于一十二刻六分,刻于下水百刻。所谓六四天之数也。次戊辰岁初之气复,始于一刻,常如是无已,周而复始。
   帝曰:愿闻其岁候何如?岐伯曰:悉乎哉问也。日行一周,天气始于一刻。日行再周,天气始于二十六刻。日行三周,天气始于五十一刻。日行四周,天气始于七十六刻。日行五周,天气复始于一刻,所谓一纪也。
   是故寅午戌岁气会同,卯未亥岁气会同,辰申子岁气会同,已酉丑岁气会同,终而复始。
   帝曰:愿闻其用也。岐伯曰: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气交。
帝曰:何谓气交?岐伯曰:上下之位,气交之中,人之居也。
   故曰:天枢之上,天气主之;天枢之下,地气主之;气交之分,人气从之,万物由之,此之谓也。
   帝曰:何谓初中?岐伯曰:初凡三十度而有奇?中气同法。
   帝曰:初中何也?岐伯曰:所以分天地也。
   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初者地气也,中者天气也。
   帝曰:其升降何如?岐伯曰:气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
   帝曰:愿闻其用何如?岐伯曰:升已而降,降者谓天;降已而升,升者谓地。
   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
   帝曰:善。寒湿相遘,燥热相临,风火相值,其有闻手?
   岐伯曰:气有胜复,胜复之作,有德有化,有用有变,变则邪气居之。
   帝曰:何谓邪乎?岐伯曰:夫物之生,从于化,物之极,由乎变,变化之相薄,成败之所由也。
   故气有往复,用有迟速,四者之有,而化而变,风之来也。
   帝曰:迟速往复,风所由生,而化而变,故因盛衰之变耳。成败倚伏游乎中,何也?
   岐伯曰:成败倚伏,生乎动,动而不已,则变作矣。
   帝曰:有期乎?岐伯曰:不生不化,静之期也。
   帝曰:不生化乎?岐伯曰: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
   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
   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则分之,生化息矣。故无不出入,无不升降。
   化有小大,期有近远。
   四者之有而贵常守,反常则灾害至矣。
   故曰:无形无患,此之谓也。
   帝曰:善。有不生不化乎?岐伯曰:悉乎哉问也?与道合同,惟真人也。帝曰:善。

思念 发表于 2012-12-14 11:00:33

有时间静下来好好研究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黄帝内经--素问11